DELPHI盒子
!实时搜索: 盒子论坛 | 注册用户 | 修改信息 | 退出
检举帖 | 全文检索 | 关闭广告 | 捐赠
技术论坛
 用户名
 密  码
自动登陆(30天有效)
忘了密码
≡技术区≡
DELPHI技术
移动应用开发
Web应用开发
数据库专区
报表专区
网络通讯
开源项目
论坛精华贴
≡发布区≡
发布代码
发布控件
文档资料
经典工具
≡事务区≡
网站意见
盒子之家
招聘应聘
信息交换
论坛信息
最新加入: iushoviskdors
今日帖子: 32
在线用户: 10
导航: 论坛 -> 盒子之家 斑竹:huadugaojian,sunyesy  
作者:
男 nachos (噜噜) ★☆☆☆☆ -
普通会员
2003/5/4 18:34:01
标题:
转。。九命猫。。 浏览:2035
加入我的收藏
楼主:   如果 真的有 
  九命的不死传说 
  我宁可 
  换作一生一世 
  有你 
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小迈 
  我以为我死了,可是还没有,因为我是一只猫,有很多条命的猫。 

  我有一身黑色的皮毛,有夜的颜色和夜的流动。这是曾颜说的。 
有时候,我真想让自己是一个人,或者曾颜是一只猫。可我没有任何付诸行动的资本。所以我仍然是一只猫,曾颜也仍然是一个人。 

  我仍记得和曾颜的第一次见面。 
  那时,我还在那家具有古典风格的宠物店。一个长发黑衣的女孩走过来,我闻到了种安静地可怕的气息。她对着我,盯了足足有10秒钟,然后拉拉身旁的男友:“曾颜,这只猫很漂亮。”我毫不在乎地抬眼一看,眼睛却几乎为之一亮。他是那种有着美丽的脸蛋和漂亮的身材的人(或者这种形容才是正确的),难得的却是他脸上那种纯净的笑容,就像玻璃窗外明净的天空。没有人能否认猫的直觉。我的直觉告诉我,我们还会相遇,而且不仅仅是相遇。 
 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,我也已经记住了他的名字:曾颜。 

  天上仍旧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,落在身上顷刻就化掉了,只留下了一些冰凉,让我想起了小迈抚摸我时指尖的那种冰凉,几乎要刺骨。 

  那个女孩叫小迈。 
  在那以后的几个月里,他们几乎每周都会来看我。小迈的身上变换各种风格的黑色,却没有改变那种气息。曾颜脸上仍是那种单纯地像孩子又像是呵护孩子一样的笑,可大多是为了小迈。有这样的笑容陪伴,我想,小迈是幸福的。 
  之后有一个月,他们一直没有来。 
  有一天中午,我还在睡中觉,门“吱嘎”一声开了,钻进一阵让人清醒的寒冷。一个高高的影子说:“老板,我要买那只猫。” 

  雪很松软,我的身后留下一串小小的梅花。曾颜带我回家那天,也是这样的天气,我躲在他暖暖的衣服里感受一种他不知道的甜蜜。可现在在这里,我竟已经死过一次了。 

  那年的第一场雪很大,地上结着冰。黑色的小迈就在四周的洁白中飞走了,地上只有一朵燃烧似的玫瑰,送给还在等她的曾颜。 
  于是,曾颜把我带回家,我是他的另一个小迈, 黑色的小迈。我明白他心中的伤痛,我会安静地走来走去,安静地看他做事情,安静地看他看我。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有长大,只是想让自己像曾颜和小迈的记忆里那样,一直一直都是那 么大点儿。 

  我的毛已经湿了,一层一层的打着绺儿。那种黑色在水里就显得更加亮了,浓的几乎要凝固。 

  曾颜有时会一直一直地看着我,一言不发。我曾经很想让他这样认认真真的看我,可这成为现实,我竟有点害怕了。“小迈,我知道小迈为什么会喜欢黑色了。还有,小迈为什么会喜欢你。”我心一惊,顿时释然,或者他是要觉醒了。“小迈是属于夜的孩子,像你一样。她应该生活在另一个世界,一个没有伤害的世界,一个单纯的世界。”...... 
  曾颜恢复了他的笑容,那种让人在最糟的天气都会觉得心情好极了的笑容。我也开始越来越感到被人照顾而绝不是当作商品照顾的幸福,我也会时常的笑,只是,他怎么会看得懂呢? 
  我越来越喜欢我的名字,越来越喜欢曾颜叫我的名字。 
  “小迈!”“小迈!” 

  我抖抖身上湿湿的毛,走到一个屋檐下。周围静静的没有一个人,只有几只麻雀在树上瑟瑟地发抖,还有我独自的站着,不知道是在等雪停下来还是等毛干掉。 

  我一次一次地用虚弱的身体去碰撞那扇木门,如果曾颜在而他又想为我开门的话,他会听见的。那会是一个很美妙的场面。可是,什么都没有发生,只有我的绝望越来越深...... 
  还好,那个绝望的我已经死了。可我还是不明白,曾颜为什么要这样对他的小迈。 

  一阵风吹来一张纸,是一张蜡笔画。斑澜的色彩仿佛融入了雪里,有种原始的古朴。淡淡的水果色,很像一个人。 

  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不只是年龄。 
  一个喜欢水果色爱穿棉布裙子的女孩必定是乖巧伶俐又招人怜惜的。可这也是她的不幸,一个生长在甜蜜里的人,世界往往倒塌的更绝情。 
 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,在见到我的第一面时,对曾颜说:“曾颜,这只猫好可怕。” 
  “曾颜,我觉得它很危险。它太神秘,太宁静了。它的眼睛,它的眼睛几乎像一个人。”她无聊地摇摆着长长的棉制的裙裾,却没有感觉到我宁静的目光,而我的皮毛,几乎让曾颜的眼睛灼伤。 
  “曾颜,你怎么会养这样一只猫呢?” 
  “她叫‘小迈’。”不是答案的回答。 
  “小迈?”她刚好跳到桌前,像架里黑色的小迈无动于衷地看着前方,连同她的冷漠。 

  “爷爷,这里有只猫。”一个小女孩蹦跳着过来,捡起那张画。“她湿透了,我们带她回家吧。”厚厚的棉衣里,很娇小可爱的孩子,竟能把身上 的粉蓝诠释地那么彻底,又是一个纯净的孩子。 
  带我回家吧。我突然想。 

  我重新找到了那种温暖。和蔼的老爷爷和可爱的小女孩是最善良.最完美的搭配,我只需要扮一个受关心.受可怜的角色就可以了。比如盖着暖暖的毛毯甜甜地睡觉,再比如晒着太阳喝香香的牛奶。 
  我感到那片粉蓝和我的黑色的不和谐,可是毕竟这常常是快乐的。她会让我看她画的太阳.星星和苹果树,不管我究竟看不看得懂;然后给我讲各种各样关于仙女和魔法的童话,并不在乎我有没有人的耳朵。孩子的天真是一种魔法,因为有些时候,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黑色的小迈。 
  几周后的一天,我离开了那所温暖的房子。 

  天气早已有了初春的清爽,虽然有时风也会很凉。 
  我独自在匆匆的人群中穿行,希望会碰到曾颜。这个城市对于一只猫来说,实在是太大了,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有曾颜的小屋,哪里有曾颜。 
  最糟糕的是,我不得不面对一些最基本的问题:我该怎样生存。 
解决这个问题,似乎没有别的办法。我开始出入各个居民楼的垃圾箱,去饭店后面找泔水桶,和别的猫打架......原来生命真的是脆弱的,病痛.争斗.最小的天灾和最小的人祸....我一次又一次的死去了,却一次又一次的复活了。 

  九命?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。我真的厌倦了这种没有终结的生活。至于曾颜,如果上天有眼真的可怜我的话,就让我见他一次吧;如果上天真的那么狠心,就让他继续狠心吧。我不会在抱怎样的希望了,听天由命吧。 
  有只老猫蜷缩在墙角里,瑟瑟地抖着。原本白色的长毛早已脏得失去了本色,像一堆灰呼呼的垃圾丢在那里。它离死亡不远了吧?为什么要颤抖呢?是怕吗?怕死亡吗? 

  我在街上无聊的走着,耳朵上结着血痂,现在我已经不是为了寻找什么而走了,我只想感受一下这个城市,这个独特的城市。 
  我看到了一条熟悉的裙子,棉布的,水果色,是那个女孩。她满脸绝望看着旁边,是,是曾颜!我的心颤微微地。曾颜,曾颜。可是,可是他的身边是一个妖冶的女人,连走路都带着招摇。曾颜目不斜视地走过去,那裙裾轻轻地轻轻的飘起又落下,可在曾颜的眼里,那几乎是透明的。 
  我糊涂了。曾颜的脸有些苍白,带着种再轻松的笑容也掩盖不住的疲我糊涂了。曾颜的脸有些苍白,带着种再轻松的笑容也掩盖不住的疲惫。这是怎么了? 
  他向我这边走过来,近了,近了。 
  曾颜看到我了,他的眼皮神经质的跳了一下,他看到我了。 
  可是,只那么一秒,他和那个女人,走开了。 

  我掉过头,不知道什么心情地看着马路。路中央躺着张画纸,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果然!那个依然穿着粉蓝色上衣的小女孩正从对面笑眯眯地向路中间走去。 
  我飞快地跑上前,她捏着那张纸看着我,仍然没有发觉。晚了,我看到司机脸上惊慌的表情,车轮向我滚过来。忽然有两声女人尖利的叫喊,一个人在我的身边飞起,竟然是,曾颜! 

  我悄悄地淌着血,在人们把曾颜紧紧围住之前,我看到他嘴里在念着什么。什么?“小迈!” 
  我的世界在渐渐地暗下来,只能看到蜡笔画上那只黑色的小猫身上有滴红色的血,反射着太阳给我们的光芒。 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噜噜无禁区
爱生活 
爱么么
作者:
女 123 (猪猪) ★☆☆☆☆ -
盒子活跃会员
2003/5/5 16:54:09
1楼: 我是9命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
信息
登陆以后才能回复
Copyright © 2CCC.Com 盒子论坛 v2.1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39.0625毫秒 RSS